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 百年六中 > 校友情怀
    

回忆四十八年前的班友和老师

 

回忆四十八年前的班友和老师

       1968届初三(6)班毕业生  罗国新

我是武汉六中1968届初三(6)班毕业生。四十多年来,社会及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我们也由十几岁的青少年变成了花甲老人。去年,从黄石退休回到武汉定居后,常常回忆起过去的往事,尤其是学生时代。

 

一、看到四十八年前的班友名单

有一天,我试着在百度上搜索,当输入初中班上一位同学的名单后,果真展现出“一九六八届初中毕业生名册校友情怀武汉市第六中学”的标题,继续往下点击时,出现了武汉六中的网页,并显示出四十八年前班上全部五十三名同学的名单。看着那一个个陌生而

又逐渐熟悉的名字,我惊喜不已。不禁感叹到:感谢母校六中将孤本信息传至互联网上(母校在名单下注因为孤本然免有疏漏),使我们能享受回忆,充实生活。

我与班友自1966年文革爆发停课后,就未接触过。196811月,毛老人家发出知识

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后,我没有随班友集体下农村,而是投靠黄陂乡下老家。于1970年抽到黄石,在工厂,一呆就是四十二年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班友名字也忘得所剩无几了。如今,看着面前的名单,不时浮现出四十多年前,那些同学的容颜和点滴往事。 

二、班友情谊

我家住在大智路韩家巷。旧时以京汉铁路(现京汉大道)为界,铁路以北称铁路外,如

球场街、解放大道等。以南的大智路、中山大道等就叫铁路里了。由于我是走读,自然就跟铁路里的同学密切一些。那时,都只有十三、四岁,十足的少年。班友之间,不仅上放学邀约。还时常到对方家里玩耍。

班友张本义,脸庞白净,大大的双眼,匀称的五官。用现在的话说,绝对是帅哥。他家

住在合作路20中对面的楼房上。当时的公交7路车,是由集家嘴经由大智路、友益街、球场路开往终点站儿童医院的,六中正在医院对面。他虽然有月票,但常常放学后陪我走2站路到友益街口,然后,坐一站路,到大智路下车回家。今年三月,我曾到他家楼上,看能否得到一点他的信息。遗憾的是人去楼空,踪迹全无,那房子已变成卖移动器材的仓库了。他父亲是原武汉军区一级工程师,沿江大道一元路口的市人民会堂,就是其设计并于一九五四年建成的。是传统清式营造制式,茶色琉璃瓦,屋檐四翘,。虽没有现今旁的大酒店那么高大,但仍不失为一座具有特色的中式建筑。要不,在门口怎么还竖有“优秀历史建筑”的牌匾呢。可能是有着父亲的遗传基因,张本义成绩蛮好,说话轻言细语,文质彬彬,连走路时都不忘提醒我们,注意车辆,走人行道,是一个典型的六中学生。

六中坐落在球场路顶北头,从解放大道进去,沿路有陈家湖中学、湖边坊中学、三十中、球场路中学和六中。每天放学时,只见路上黑压压的人头,学生间不时追打嬉闹。常听路边小贩说,一看那些走路文质彬彬的,就晓得是六中的。可见社会对六中的褒奖。

封新生家住友益街,也是一位军人子弟。他爸是上校团长,家中住房宽阔,全是木地板。他生就一幅北方人的国字脸庞,面色较黑,一口的河北腔调,性格豪爽,为人厚道。由于经济条件好,上学不但买了月票,还有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。有时骑车到校时,班友们经常借他的车在操场飞奔,不会骑的也来学骑。他从不舍不得,还手把手教大家。有一次,一位班友骑着时,来不及避开前面的石头,连人带车歪倒在地上。这位班友爬起来后,顾不上自己擦破的膝盖,不好意思对赶上来的封新生说:“对不起,油漆碰掉了一块。”而封新生道:“没事没事”。边说边扶着他,到校卫生室擦药。

还有住在当时京汉街公安路口的刘银生,总是一脸的笑相。他家房子象鸽子笼,低矮笮小,光线也差。但靠小窗户旁的桌上却摆满了小器件,如二极管、小烙铁、螺钉螺帽、起子等。他十分聪明,爱好广泛,尤其喜欢无线电,还不时跟我讲一点这方面的知识。他读小学时就会安装旷石耳机,航空模型比赛还得过奖。

住在铁路里的班友还有友益街的浦小圃、应冀康、甘文犳、胡水清、彭光汉、茅晓林等,以及黎黄陂路的郭爱平。但大多数班友住在铁路外,大都住在解放大道沿线的球场路、西马路以及三眼桥、光华路和市委附近。

三、秀美六中

我是瑞祥路小学毕业的。那时,初中实行按成绩按志愿录取。当时学生中流行一种说法:二中一枝花,六中也不差,黄石路(中学)baba臭,安静街(中学)荒货摊。都以考上二中、六中为荣耀。其实,黄石路中学和安静街中学也不错,比这些差的学校多的是。那几年,还有办在街道的民办中学或者新开办的中学。根据我当时的成绩,向往的是六中,第一志愿填的也是六中。记得小学王云滨老师发中学录取通知书时,家中小妹告诉我,没考取六中,是黄石路。我一听就气鼓鼓地倒在床上,唉声叹气。没过一会儿,小妹又说,是六中,考取了。我说,是不是真的?她说,是的,老师正在发通知,马上到我屋里。这个愚弄我

的情节,小妹至今还津津乐道。当我拿到正式通知时,心里的悬念才彻底解开。那种高兴劲、满足感就别提了。

六中历史悠久,文化厚重。许多老师有着动人的故事,如体育老师陈邦正,上世纪四十年代,曾率队打败美国水兵篮球队;音老师殷嘉裕,是解放前上海电影交响乐团的指挥,

为许多电影配过乐;校总支卜志清书记是新四军的女战士,经历过许多艰难险阻等等。

六中于1903年建校,是德国人创办的。起初,叫德华学堂。在时代变迁中,先后更名

为上智中学、武汉六中。现在看来,本人从小到老,与德国还有些瓜葛。我退休时的公司也是德国人独资经营的,在那工作有十八年之久。由于总部在慕尼黑,常常到德国出差。去年退休时,20多位德国同事还署名配画,专门托人带给我,以示纪念。

六中的校园非常美丽,可以说是当时汉口所有中学中,最美的校园。两棵粗壮、高达78米的松柏,屹立在校门内两侧。它,历经寒暑往来。哪怕在冬天里,凛冽的寒风夹裹着

雨雪扑向它而弯下枝头时,但最终它还是在阳光照射下,抖落冰雪,顽强地张开枝头,依附着树干,挺拔在那里,而成为六中的象征。迎着松树上坡后,只见满园郁郁葱葱。枇杷、樱桃,玉兰等许多树木,与园中走道上布满着的葡萄架,相互交织在一起,甚是好看。

花园后面正中的建筑是高中教学楼,楼顶上还有亭子。右侧是办公楼,外形错落有致。两栋建筑的墙面均为红色,都是典型的欧式风格。去年底,我曾到母校转过,失望的是教学楼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的建筑。庆幸的是古朴的办公楼依然坐落在绿草茵茵、树

影婆娑中。看到它,仿佛使人又回到上世纪的六十年代。左侧,是礼堂和食堂,以及音乐教室。靠礼堂背面的是初中部,我们就在那学习了一年。

     四、难忘老师

教我们语文的是洪镇涛老师。他毕业于北师大,那时还不到而立之年。老师中文功底好,板书清秀,横撇竖捺,一笔一划,非常规范。他说话声略显嘶哑,带有轻微鼻音。有时下课铃响后,班友们出现不安时,他也要皱着眉头将课讲完,哪怕只有一分钟。随着时代

的步伐,老师已成为省内外知名的语文教育专家了,还是武汉市首届十大名师。

说起数学老师骆骥,我至今仍感惭愧。入学后的一次考试,我却不及格。班主任杨祥明老师把我从教室叫到走廊上问:你小学成绩不错,怎么会出现不及格呢?我脱口而出道:我不适老师的教学方式。其实,老师有着几十年的教学经验。班上那么多的同学都很适

应,考得也好,怎么能责怪老师的方法呢?还是自己努力不够,没有专心学数学啊。

教英语的是一位年轻的老师。有一次,课堂上还闹出笑话。老师一进教室,就说今天的课要放录音。边说边将留声机拿上讲台。于是,大家七嘴八舌,大声议论着。以为会

将声音录进出,待会儿就会放出来。结果,老师放的是英语范读的唱片。我们这才恍然大悟,暗自笑话自己。

初中老师中,印象最深的是教地理的刘耀岚老师。他当时有四十多岁,一口的汉腔,是一位国民党起义军官。他去过许多地方,常常是讲到某省地理时,总能说出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一些故事,使我们对地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至今,那些上北下南,右东左西、山脉走势,江河流向等地理知识,都没有忘记。在上云南地理课时,他说,他曾在云南时,想吃当

地的汤圆。老百姓问他吃几个,他想都没想说,至少10个吧。结果,当老百姓端上10个汤圆时,他却傻了眼。那汤圆足有小碗口大,而且用盆子端来的。

老师上地理课却招来了大祸。由于要讲到每年夏季是台风登陆的活跃时期,因此,文革中有人贴他的大字报,说他借台风登陆,梦想台湾反攻大陆。还有的人将他头戴纸质高帽,身穿一套黑衣服,拉上大街游行。行至球场路时,突见一人窜出,挥拳打向他的眼部。顿时,他的眼球肿了起来。每当想到这一幕时,我的内心不禁唏嘘不已。

刘老师讲过的一段话,我至今难忘。他说:“每当走在街上,学生跟我打招呼时,我总是笑着点点头。其实,大多数学生我叫不出名字,叫出名字的只是少数。因为,叫出名字的人中,要么成绩好表现优秀,要么成绩不好或很调皮。而说不出名字的,往往是处于这两种人之间的大多数平常的学生”。刘老师的话,无不透着深深的哲理。  

是啊,社会上的成功人士、优秀人物,毕竟少之又少。而那些没有风光,没有灿烂,一辈子不引人注目的,难道不是绝大多数吗?他们虽是小草、绿叶,但却是社会的根基啊!

一个人,在近半个世纪后,仍然被人记住。哪怕是一件事,一句话,也都足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汉阳碧水晴天小区

作者:罗国新

联系电话:13517290183

 

 

忆峥嵘岁月,感少年情怀,

思青青校园,念恩师难忘。

多少年华弹指一挥间,

多少情意牵挂寄心田。

百年六中,莘莘学子魂牵梦绕的家园,

岁月流逝,却更显你卓尔不凡的容颜。

美哉六中,郁郁芊芊,深情缠绵,

壮哉六中,巍巍煌煌,风景无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编者

 

 

忆峥嵘岁月,感少年情怀,

思青青校园,念恩师难忘。

多少年华弹指一挥间,

多少情意牵挂寄心田。

百年六中,莘莘学子魂牵梦绕的家园,

岁月流逝,却更显你卓尔不凡的容颜。

美哉六中,郁郁芊芊,深情缠绵,

壮哉六中,巍巍煌煌,风景无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编者




Copyright © 2017 NO.6 High School. Alrights Reserved.
武汉市第六中学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鄂ICP备4201502234 技术支持:中至胜网络 武汉网站建设

027-82426932

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

地址:武汉第六中学位于武汉市江岸区球场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