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而高效的学习在这里进行着———记武汉六中化学教师邱化明的十二字有效教学模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快乐而高效的学习在这里进行着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记武汉六中化学教师邱化明的十二字有效教学模式

武汉市第六中学
邱化明:他带给学生的是快乐而高效的学习,故而赢得学生的爱戴;他化繁为简的教学风格造就了大批高材生,故而赢得家长的敬佩;他探索并实施了十二字有效教学模式,故而赢得武汉化学教学界的青睐;他热爱教育事业,关爱学生,不断开拓,故而赢得教育领域的崇高声誉。他获得了:全国杰出教育创新人物、武汉市第十三届劳动模范、武汉市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、湖北省骨干教师、湖北省优秀化学教师、武汉市学科带头人、武汉市有影响的高层次人才等称号。
实施快乐而有效的学习必须以学生的发展为出发点和根本点,“高度重视学生”是有效教学的伦理观,“全面依靠学生”是有效教学的行为观,“一切为了学生”是有效教学的价值观。邱老师依据新时期学生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教学模式:“创境激趣,讨论探究,归纳升华”十二字有效教学模式,让我们来看看他是如何运用“十二字有效教学模式”来实施快乐而高效的学习的。
[课堂掠影] -——“趣”
“还没有看见瀑布,先听见瀑布的声音。象叠叠的浪涌上岸滩,象阵阵的风吹过松林。山路忽然一转,好伟大啊,一座珍珠的屏!千丈高山衬着一道白银。时时来一阵风,把它吹得如烟、如雾、如尘”。这是语文课堂吗?不是,这是邱老师的化学课堂。原来他在借助学生学过的诗《瀑布》,引入“烟、雾”在化学上的区分。他说:“这首优美的诗歌中对烟、雾、尘的描述是文学化的,在自然科学里,这三者是有明显的区别的。”在创设的轻松愉快的情景中,在学生兴致盎然中,邱老师引入了知识点:“烟”是固体小颗粒在空气中弥漫、扩散;而“雾”则是液态小液滴在空气中弥漫、扩散。真是润物细无声!从学生一双双欣喜的眼神,从学生的你一言,我一语的探讨,可见邱老师教学轻松有效、妙趣横生的风格。
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烈火焚烧若等闲;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”明朝于谦的这首《石灰吟》被邱老师引入到碳族元素的碳酸盐、二氧化碳性质的学习中。引用它注释了其相关的三个化学反应:第一句讲采矿石灰石;第二句讲石灰石分解为生石灰;第三句讲生石灰水化为石灰浆;第四句讲二氧化碳与石灰浆生成碳酸钙的现象。整个课堂思维活跃、兴趣昂然,学生在诗词的气氛中将化学知识与生活、生产实际相结合,怡情冶性,快乐的吸纳知识、形成技能、发展思维。
[学生来信] -——“妙”
从清华大学毕业,现在美国加州大学读博士的张汪洋给邱老师来了一封有意义的书信。我们从中可以看到邱老师教学的又一个特色。张汪洋同学写道:“邱老师,每当想到老师,那化学课堂上妙趣横生的情景就历历在目,那‘高山流水’、‘一把伞依旧漏’、‘养龟铝铁盖’、‘指甲蜡黄’等一幕幕又如在眼前……
这又是怎样的一个情节呢?原来邱老师在课堂教学中,总把化学知识点切换成一个个生动的生活情节,编成有趣巧妙的故事,形成一段段口诀,顺口溜,使学生理解透彻,终身不忘。信中所讲“高山流水”是指邱老师讲浓硫酸稀释程序的情景。邱老师讲:汉阳古琴台上的牌坊“高山流水”,就是高浓度的酸(山)——硫酸——沿器壁加入到水中,不断搅拌。如果操作反了,将水加入到浓硫酸中,那么因溶解放热,水的密度又小于硫酸,会使酸液飞溅。溅在脸上,腐蚀出疤痕;溅到眼睛上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会使窗户关闭。你看,课堂上这样的讲解、阐释是何等精妙!
还有:“一把伞依旧漏”指的是讲液化空气时巧记氧气和氮气沸点这一环节,氧气-183℃,氮气—196℃。邱老师讲:放学了,下雨,买了一把伞。打开发现漏水,又换一把。打开发现还是有小洞漏雨。于是就有了“一把伞依旧漏”(183-196谐音)。“养龟铝铁盖”指的是讲地壳中元素百分含量时,邱老师按含量由大到小“氧硅铝铁钙钠钾镁氢”顺序,创设情景“养乌龟,要爬出,用一个铝铁盖子盖住。哪家没青菜喂养呢”,又缩减为“养龟,铝铁盖,哪家没青菜”。这样用谐音编成有情景的有意识记的句子,学生轻松地记住了从“氧”到“氢”的无意识记的顺序。在讲碱金属焰色反应时,物质含钠元素呈黄色火焰,含钾元素呈紫色火焰。邱老师为了让学生记住这一知识点,描述成抽烟的人,指甲蜡黄(紫钾钠黄)。这样讲解,创景激趣,妙不可言;这样的课堂轻松有效,自成一体。
[反弹琵琶] -——“巧”
为了提高学生探究能力,突破教学的难点,邱老师加大讨论的广度、深度,常常进行“反弹琵琶”式的讨论。即由错误的解法、结论探究导出正确的解法、结论。他认为探究是讨论中的“闪光点”,也是今后讨论的“兴奋剂”,更是思维训练的“催化剂”。
请看下列一组反弹琵琶式的讨论教学:将PH=8和PH=10的两种强碱等体积混合,求后来溶液的PH?分析思考其正反情形如下:
(1)按C(H+)计算:
(2)按C(OH-)计算
讨论:(1)与(2)相反的计算相差较大,原因在哪里呢?邱老师引导学生对上面(1)、(2)两个正反的计算进行对照分析,明确(1)计算是错误的。因为在碱性溶液中,OH-浓度较大,故可以忽略不计水电离出的OH-;但其电离的H+不能忽略,所以(2)正确。为了深化这一知识点的理解,他接着设计下列计算:
将1×10-4mol/L的HNO3溶液,稀释10000倍,其PH为多少?
反方:先,


正方:稀释后
此时水电离出的H+不能忽略,即: 故PH≈7
这种巧妙的正反对比,有意进行的反弹琵琶,使学生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。
邱老师的化学教学就是这样的变化多端,然而变中又贯穿着“创境激趣,讨论探究,归纳升华”十二字有效教学模式的精髓。这样的教学带来无限的收益,学生四十余人考上北大清华,更重要的是激活了学生思维,培养了他们对科学探究的浓厚兴趣,还是听听学生的感受吧:
——“在邱老师的课堂学习真是别有情趣,化学课堂也能得到文学的享受,学到的知识也能过目不忘。
——“邱老师总设定不同的途径让我们去讨论探究,让我们时刻都有探索的冲动。我们喜欢这样的课堂。”

Copyright © 2017 NO.6 High School. Alrights Reserved.
武汉市第六中学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鄂ICP备4201502234 技术支持:中至胜网络 武汉网站建设

027-82426932

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

地址:武汉第六中学位于武汉市江岸区球场路